首頁通項一
  • 蒼茫的籃孔
  • 發布時間:2019-08-30 09:41 查看數: [打印] [ 前入論壇討論
  • “無線如東,城事在您手中!”歡迎安裝如東文廣傳媒“無線如東”手機客戶端!蘋果手機App store搜索“無線如東”下載。安卓系統掃描二維碼或登錄如東新媒體(mobile.rdxmt.com/down/)下載
  • 作者 蔡曉舟
  • 前幾天,有段提籃小買的抖音,瞬間成為網紅。人物是美髯公一枚,道具為精致的上鎮籃一只。

    那只籃,從成為叫籃的那刻起,根本沒想過當什么網紅。但籃子確實做了幾千年我們日常生活的道具。

    籃的前輩,從被破竹刮篾開始,到投胎成形。可謂抽絲剝繭、鳳凰涅槃。才天降大任于斯,讓它成為了百家姓中家家戶戶朝夕相處的伙伴。

    每當晨光熹微或雞鳴三遍后,啟海小村的一些男女老少,就已行色匆匆地走在趕集路上。和個頭不對稱的籃子,常裝有雞蛋、魚蝦、豇豆、茄子等,偶爾也有青團、麥蠶、香芋、山藥等土特產,最窘迫時連籃子的祖宗――春筍,也照賣。

    那時候的竹籃,身兼多職。若放上剩湯剩飯,再用一塊藍印花布一蓋,晃悠在屋檐下懸鉤,那就是一只既通風又便捷的菜櫥。傍晚放學回家,拎一把斜刀,挎一只竹籃,一籃羊草就是這頓飯的飯票。有時嘴饞難熬,偷幾個家中的飯團,撿大半截磚塊當壓艙石放置籃底,上面再系根擔繩慢慢沉入溝河。那么,此時的竹籃真不是打水而是打魚了,因為馬上有種叫鳑鲏郎、麥江郎或者叫土步魚和橫溝頭的小魚可以改善伙食了,那個鮮,比現在鯽魚湯里放上羊蹄子悶燒還過癮。

    籃子的家族很龐大,就本地貨而言,長著瞇細眼的叫面籃,祝壽專用。兩卷掛面,幾斤紅糖算是標配,若舍得再放上七八個雞蛋或來兩瓶綠豆燒,就算是大禮了。小眼的叫破布籃,一塊8字形的線板上插滿了大中小號的縫衣針,什么包針、縫被針、針箍、洋線也應有盡有。這些歷年做衣裳積攢下的邊角料,是肩膀、膝蓋上打補丁的強大后盾。有時,云片糕、芝麻餅等跑親戚用的稀罕茶食也被藏匿其中。中眼的尊為上鎮籃,買進賣出一籃通用,大小、新舊卻能代表人的體面與否,一般大小適中,篾片由青變黃,剛過八分新頭時最合適。仿如一個嬌韻的少婦必先以粗手的農活磨礪掉浮華和暗香,才能上得廳堂下得廚房。籃眼再大一點的就是羊草籃,具洗菜功能,是家中使用頻率最高的物件。平時,隊里逢年過節分魚、分肉、分瓜果時少不了它。

    還有一種名叫大籃的,四角方正,敦實之中見剽悍,籃眼足有拇指面那么大,強項是拾柴、儲物。記得有次去集市買豬崽,竟然一次放進了45只,足見其肚量。其實,最大、最巨無霸的還是長著斜花紋的江北籃了,它的籃眼依附它的花紋而生,很細很密、似有非有。實際上它的全身上下都是眼線,就像當初靠開疆拓土發家的原住民,必先具備一雙:上觀頭頂風云、下察腳下田地的法眼。它的體型往往比沙里人家的竹籃大得多,提攀也厚實,渾身都是毛竹的血統,屬重型級別。它雖有地方的特色,也有工藝的作派,但總覺粗糙了一些。

    當年的江北老鄉為何那樣喜歡它,并且還厘毫不差地代代傳承。那一定有它的由頭,洗鹽、運鹽?或販鹽乎?

    據宋初樂史著(《太平寰宇記》130卷)記載:唐末海陵監“歲煮鹽六十萬石”。又時至清末明初,張謇在任兩淮鹽政總理時,即盛傳“淮鹽出,天下咸”。可見兩淮地區發達的鹽業,早已惠及海安、如皋、如東等地。由彼及此,啟海的原住先民也紛紛開鑿運鹽河、興建鹽灶而獲利甚豐。如此,江北大籃成為海量鹽巴的中轉工具,并作為當地百姓生產生活的主要家什,不是沒有可能。

    當然,各地的籃子賣相不同,吸引力也不同。

    是年夏天,小學的最后一個暑假。我和父親坐著像他麥擔一樣晃蕩的江輪前往他第二故鄉九江。經停一個叫蕪湖的碼頭,我竟鬼使神差地一人上岸溜達。出大門后順勢拐進了一個小集市,那里有很多從未見過的工藝籃,連籐籃、繩籃都有。老板娘一臉俏皮,那頂和籃子編織工藝有一拚的斗笠在她頭上,就像皇冠一樣美。心想等長大了,賣賣稀奇古怪的竹籃也很瀟灑。看著看著,居然沒有注意到開船時間,但隱約有種不祥之感來襲。想必是父親找我了,于是揮手作別那只入眼的竹籃迅速返回碼頭。此時的碼頭,了無客影,幾個穿白制服的民警正在倒背雙手聊天。江輪,一邊不疾不徐地調頭,一邊在用船幫的回浪用力拍打我的臉頰。

    率先離開的船首,仿佛為我的希望之殿關閉了一道門。幸好,另一頭的船尾剛解完纜繩才抽去跳板,這顯然又為我留下了一扇讀秒的時間之窗。剛才還似大魚擱淺的輪船,此刻早已張開了遠游的魚鰭。被抽去跳板而騰挪出的兩米寬幽深水面,猶如一條恐怖的峽谷,在螺旋槳作用下,翻滾的漩渦一個比一個大。

    這時,我看見了對面被船舷攔住的父親:一張在人群中焦慮得絕望的臉孔。這是父于子必切相聚的符號;這是父親無奈之中向蒼天發出的求救語言。這時,仿佛有無數籃眼伴隨我心跳一起張合,冥冥之中有股挽瀾于極危的想法迅速形成,全身的能量不請自到地轉化為熱血。只聽一聲輕咳,空中劃出了一道二三米長、稚嫩且朝氣的弧線。就這一躍,竟然躍過了兒子與父親猝不及防將要分手的鴻溝,躍過了那艘等我等得心憔悴的客輪有驚無險的警戒線。

    如今,這場和籃子的邂逅,早已成為回憶。那些蒼茫的籃孔,多像我青澀時期渴望窺探外部世界的一個個眼瞳。

    掃描左側二維碼,關注如東新媒體微信,每天分享如東鮮活新聞資訊!

相關新聞

沒有相關文章

如東廣電傳媒中心(版權所有)2011-2018 蘇ICP備案:蘇ICP備11030511號-1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-20120279號

免責聲明:本網站所刊登、轉載的各種稿件、圖片均有可靠的來源,目的是為了傳播更多的信息,本網不承擔此類稿件侵權行為的連帶責任。

電話:0513-80865519 傳真:0513-80865516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地址:江蘇省南通市如東縣掘港鎮長江路29號

蘇公網安備 32062302000229號

南京厚建軟件 LivCMS 內容管理系統http://www.hogesoft.com 授權用戶:http://www.nypqta.live 11选5时时彩